- 北京赛车微信群号:【接待11185089】9.9赔率信誉网(大额无忧,安全放心)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公众号 > 赛车群包赢 >

我们是旅学武汉的大学生,这是我们的“隔离日记”

时间:2020-07-17 14:59 点击:
我是2019级聊城阳谷籍武汉某高校学生小旭,这是我的隔离日记: 12月31日,学校放假了,我买到的是1月3号回家的车票。在家的这段时间也在网络上看到了关于武汉出

  我是2019级聊城阳谷籍武汉某高校学生小旭,这是我的“隔离日记”:

12月31日,学校放假了,我买到的是1月3号回家的车票。在家的这段时间也在网络上看到了关于武汉出现了“新型病毒”“新SARS”等等的新闻,其实并没有在意,感染人数很少且当时的疫情可防可控,我也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。1月10号,又有陆续几批同学回乡,和他们通话时,得知武汉的情况开始变得有些严重,机场、火车站、地铁上戴口罩开始多了起来。直到20号,一睁眼就看到了推送的新闻:一天的时间感染人数增长了100多例。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此次的疫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,身在武汉朋友不断地安慰,虽然都在谈论这次疫情但武汉安然无恙。但作为一名传媒生,我对新闻的嗅觉让我意识到事情已经很严重了,第二天一早我主动戴起了口罩,立马到药店购买了温度计、感冒药、口罩,便于监测自己的体温的同时也在仔细的做着自我防护。1月23日,武汉“封城”,我让爸妈准备了酒精,把我所有的随身物品都彻底的消毒了一遍,好好地洗了个澡后就把自己隔离在了房间,从那天起,我和爸妈虽在一间屋子里,但从未见过面。

11.png

2.png

  今天是我离开武汉的第27天,同时是我居家隔离的第8天,目前我的房间已经处于半封闭状态,自己用一个洗手间,每天通风四次,吃饭也是妈妈把饭菜放在门口,等她离我房间三米后,我再开门拿饭,也仅用一次性的餐具。刚开始隔离的前三天,每天都要量十几次体温,内心不仅焦虑且充满恐惧,但是现在心情已经放松了许多。我在武汉走过了三个春秋冬夏,我对这座城市有着很深的感情,我相信,武汉只是暂时生病了,待到武汉痊愈,我与武汉的亲人们一齐驻足樱花树下,迎接大家来到这座美丽的城市。

  我是2017级聊城籍武汉某高校学生小硕这是我的“隔离日记”:

11.png

22.png

2020年1月14日,学校放寒假了,由于去年暑假我在武汉兼职没有回家,带着对家乡的思念,当天我便买到了返回聊城的火车票,从武汉返乡,于傍晚从聊城站下车。在学校组织期末考试的几天里,手机上对新型冠状病毒引发肺炎疫情的相关新闻开始激增,逐渐的我意识到了我成为了风暴圈的一员。回到家后,我把我身上穿过的衣服和行李背包用84消毒液清洗了三遍。在社区尚未与我联系前,为了大家与自身的安全,我选择了居家隔离14天。在每天的9:00、15:00、19:00、23:00四个时间段分别量体温并做好记录,并及时向我所在的社区反馈身体情况。23号,武汉“封城”,也看到了全国范围每天的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在不断增加,这时候还处在潜伏期的我,内心充满了恐惧,但我一直在鼓励自己要坚强,相信自己肯定没有问题。作为长跑爱好者的我,制定了在隔离期间一系列的锻炼及读书计划。作为一名年轻的中共党员,不信谣不传谣,共同维护社会秩序,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。1月28日,我度过了艰难的14天隔离期,虽然隔离期限已经过去,但是为了家人的安全,我仍然选择缓冲隔离至少一周的时间。居家隔离的日子很苦闷,情绪也非常低落。但是看到在电视上,在手机的屏幕里,看到大量冲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和党员先锋队的同志们在与疫情“战斗”,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听从号召,严于律己,积极听从建议居家隔离。因为我知道,在目前抗击疫情的的严峻形势下,对自己负责即是对社会负责,我始终坚信,在党和政府的坚强领导下,我们一定可以打赢这场疫情防控战,中国加油,武汉必胜!

  我是2018级聊城籍武汉某高校学生小枣这是我的“隔离日记”:

其实深处风暴眼中的我们,的确比外地的朋友更早了解到新型冠状病毒的出现,自12月8日出现第一例武汉肺炎患者出现后,我校在30号开始发布紧急通知,在放假之前武汉市民都自觉的开始带上了口罩,我和我的舍友也格外重视,回宿舍先洗手,尽量避免与学校外界人群接触。作为一名在武汉上大学的学生,放假回来也免不了不少“特殊照顾”。先是社区开始打电话,然后派出所以及曾经就读的高中学校,每天平均三个电话。当然,我也是主动进行了两周的自我隔离,可能身处小城市的缘故,回来的时候病情还没有开始大范围爆发,大家的防范意识也相对差一点,我很好奇为什么外面都没有戴口罩的。疫情发展到现在,电视、广播、网络、户外媒体铺天盖地的宣传,但很多人仍处于不以为然的状态。借此我也要呼吁一下每一位市民,一定要提高警惕,从自我做起,危险就在我们身边,不要把疫情还当做小事,我们虽然不在疫区,但现在中国的每一个地方都有可能成为“风暴眼”。

1.png

  同时,作为在武汉归来的学子,我想说,恶意玩笑对一个人的伤害真的很大,武汉虽然是疫区中心,但不是每个在武汉回家的人都会携带病毒,我们也都会很自觉的配合政府和社区的防控,我们隔离的是病毒,并不是武汉这座城市和武汉的同胞。

  我今年已经大三了,短短三年对武汉这座城市感情日渐加深,我每天都在通过各种网络媒体了解疫情的最新动态,难过的同时也收获了不少感动。奋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,凝聚了中国效率和中国力量的火神山医院、雷神山医院,以及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中国精神……作为武汉学子,我也尽我所能组织了一系列的捐款捐物活动,我相信在春暖花开之日,我还能端着热气腾腾的热干面在户部巷漫步,在司门口“过早”,在黄鹤楼看着车水马龙的长江大桥重新焕发生机。

  (聊城日报实习记者 王文轩)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