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 北京赛车微信群:【接待11185089】9.9赔率信誉网(大额无忧,安全放心)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诗歌大全 > 现代诗歌 >

“与杜甫相比李白的诗不是特别耐琢磨”

时间:2019-06-03 22:53 点击:
人民网驻美国记者唐勇与美国哈佛大学教授、著名汉学家宇文所安合影 哈佛大学一角 被访人简介:宇文所安,本名斯蒂芬·欧文,1946年生于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,长于美国南方小城,1959年移居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,1972年以博士论文《韩愈与孟郊的诗》获耶

“与杜甫相比李白的诗不是特别耐琢磨”

人民网驻美国记者唐勇与美国哈佛大学教授、著名汉学家宇文所安合影

  

“与杜甫相比李白的诗不是特别耐琢磨”

  哈佛大学一角

  被访人简介:宇文所安,本名斯蒂芬·欧文,1946年生于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,长于美国南方小城,1959年移居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,1972年以博士论文《韩愈与孟郊的诗》获耶鲁大学东亚系文学博士学位,随即执教耶鲁大学,1982年应聘哈佛大学,任教东亚系、比较文学系,现为哈佛东亚系詹姆斯·布莱恩特·柯南德特级教授和比较文学系主任,是唐诗研究领域首屈一指的美国汉学家。著有《初唐诗》、《盛唐诗》、《追忆:中国古典文学中的往事再现》、《中国文论:英译与评论》、《他山的石头记》、《迷楼:诗与欲望的迷宫》、《中国“中世纪”的终结:中唐文学文化论集》等专著和论文,大多数已被陆续翻译成中文出版。有些中国人可能会对一个外国人也能理解中国古典文学感到不解,他们会问,“西方人怎能理解中国古诗?”对于这个问题,宇文所安最喜欢用一个反问回答,“你觉得你能理解《堂吉诃德》或莎士比亚吗?”

  宇文所安的烟瘾很大

  

“与杜甫相比李白的诗不是特别耐琢磨”

  宇文所安的烟瘾很大

  人民网驻美国记者唐勇日前在哈佛大学东亚系见到了宇文所安。早听说宇文所安烟瘾很大,果不其然,刚推开他的办公室,记者就闻到一股浓浓的烟味。采访还没有开始,宇文所安就按耐不住地点燃了烟草,用烟斗很享受地吸了起来。他微笑着说,“我这个人就是喜欢抽烟。不吸烟,我根本无法写作!”这一嗜好和许多有才气的中国文人何其相似!记者打量四周,看见办公室的书架上摆满了中文书,很多还是线装的。说实话,一时之间,记者还很难将这些书和它们的主人、眼前这位高鼻梁褐色眼睛的美国白人联系起来。

  宇文所安告诉记者,他14岁那年迁居巴尔的摩市,在当地的图书馆第一次接触到了中国诗。“我至今还记得这本英文版的中国诗集的名字《白驹》,这一命名来自《诗经》,诗集收集了从东周到中华民国时期的很多诗歌。那一刻,我开始喜欢上了中国诗,至今犹然。”宇文所安说,当时他读的都是翻译为英语的唐诗,后来在大学里学了中文之后能直接阅读中文的唐诗,更感觉其乐无穷。

  宇文所安说,他选择唐诗作为自己在大学的专业还是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。当时很少有美国人研究中国古典文学,就是研究中国现代文学的美国人也不多。“所以我选择这个专业的确显得有些不合潮流。我父亲是一名物理学家,他本人特别喜欢绘画,从心底里热爱艺术。不过在我父亲念大学时,我的祖父希望他选择工程系。他自己最终选择了物理系。当我告诉我的父亲,我想从事中国诗歌研究时,我父亲很赞成,完全支持我的决定。我知道,没有当成艺术家,始终是他心底的一个遗憾,虽然他和我母亲曾经对我的实际生活感到担心,他不希望我也有这样的遗憾”。

  李贺的诗歌意象丰富容易翻译

  诗歌可能是中国古典文学中最幽深的门类了,连中国人都感觉很难把握诗歌复杂的内涵,更何况语言和文化都大相径庭的外国人!对于研究非母语文学的外国学者来说,语言的美感往往是难以逾越的鸿沟。但富有语言天分的宇文所安则对翻译唐诗有另外的解读:“翻译诗歌的难处在于忠实传达诗人的风格。中国读者在阅读唐诗的时候,知道各个诗人风格的不同,比如杜甫和李贺的风格就不一样,跟白居易也不一样,跟李商隐和杜牧也不相同。王维的诗非常温柔节制,而白的诗则非常豪放飘逸。所以我在翻译的时候,我会尽量把这种风格的差异反映出来,让英文读者也能像中文读者那样体会到各个诗人风格的不同。”

  记者让宇文所安现场翻译白的《静夜思》,宇文所安很快在一张纸上写下了这样的英文句子:

  Brightmoonlightbeforemybed,(床前明月光)

  Seemstomefrostontheground。(疑是地上霜)

  Ilookup,Igazeatthemoon,(举头望明月)

  Thendropmygaze,thinkingofhome。(低头思故乡)

  虽然翻译速度可谓倚马可待,但宇文所安显然并不满意。“像这样平白如话的诗很难翻译。”相比之下,宇文所安更喜欢翻译晚唐诗人李贺的诗。“他的诗很容易翻译,因为充满了奇特华丽的意象”。宇文所安以李贺的《长平箭头歌》为例,该诗的中文原文是这样的:

  漆灰骨末丹水砂,凄凄古血生铜花。

  白翎金簳雨中尽,直余三脊残狼牙。

  我寻平原乘两马,驿东石田篙坞下。

  风长日短星萧萧,黑旗云湿悬空夜。

  左魂右魄啼肌瘦,酪瓶倒尽将羊炙。

  虫栖雁病芦笋红,回风送客吹阴火。

  访古汍澜收断镞,折锋赤璺曾刲肉。

  南陌东城马上儿,劝我将金换簝竹。

  宇文所安是这样翻译的:

  SongofanArrowheadfromtheBattlefieldofChang-ping

  Charoflacquer,powderofbone,

  pebbleofcinnabar:

  inthechillgloomtheancientblood

  bloomsflowersinthebronze.

  Thewhitefeathersandgiltshaft

  havegoneintherains,

  andallthatremainsisthis

  three-spined,brokenwolf’sfang.

  Iwentsearchingoverthatlevelplain,

  drivingmytwo-horseteam,

  Throughthestonyfieldseastofthestation

  bythefootofaweed-grownslope;

  Daylightshortened,thewindwassteady,

  starshunginitsmoaning,

  blackbannersofcloudweredrapedsoaking

  inemptynightsky.

  Tomyrightandlefttheirwraiths

  criedout,starving,lean:

  Ipouredajugofcreaminlibation,

  tookalambtoroast.

  Insectssettled,thegeeseflewsick,

  thesproutsofreedsturnedred,

  andspiralinggustssentthetraveleronhisway,

  blowingtheirshadowyfires.

  Seekersofthepast,tearsstreaming,

  Ireapedthissnappedbarb,

  whosebrokenpointandred-browncracks

  oncecutthroughflesh.

  Onasouthernlaneinthecapital’seasternward

  aboyonhorseback

  triedtogetmetotradethemetal

  foranofferingbasket.

  宇文所安说,在唐诗的翻译作品中,他本人对《长平箭头歌》的翻译比较满意,可以说是他的得意之作。李贺号称“诗鬼”,不知道宇文所安的翻译是否传达出了那种寒气森森的鬼意?相信读者自有评判。

  杜甫相比,李白的诗不是很耐琢磨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